快捷搜索:

比特国内“内斗”走向和解:詹克团重新掌权,正在推进上市

历经反转再反转,全球最大的BTC矿机制造商比特国内长达近一年半的“宫斗剧”终迎“大结局”。
3月4日,天眼查数据显示,比特国内国内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国内科技公司(下称“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已由吴忌寒变更为詹克团。媒体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看北京比特的营业执照信息后发现,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确已显示为詹克团,核准日期为3月2日。
比特国内对媒体表示,现在詹克团担任比特国内集团的董事长一职。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的北京比特的工商信息


自2021年十月詹克团和吴忌寒两大开创者“宫斗”之始,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之位开启“轮转”模式,先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再在2021年1月变更为刘路遥,后于2021年5月变更为詹克团,又于2021年9月变更为吴忌寒。直到目前詹克团第三执掌大权,重新担任法定代表人。
在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之前,曾有媒体报道称,詹克团与吴忌寒于2021年12月达成了和解协议,内容包括吴忌寒辞去比特国内CEO兼董事长的职位;詹克团以6亿USD回收了其手上几乎一半的股份;比特小鹿及国外矿场将从比特国内剥离,吴忌寒将担任做云算力商品的比特小鹿的董事长;吴忌寒提名朱翔和刘建春为董事,负责风险控制和内部审计职责。
对于上述和解协议内容,比特国内向媒体表示,“和解协议是商业秘密,现在不便透露。”

可见的是,吴忌寒曾在1月26日发了一条附带密码的推文,文字内容为“关于比特国内两位开创者的和解协议”。而现在吴忌寒twitter的介绍为“比特小鹿董事局主席,比特国内和Matrixport联合开创者”。天眼查数据显示,此次北京比特除去法定代表人、经理、实行董事由吴忌寒变更为詹克团以外,监事由葛越晟变更为朱翔。
詹克团与吴忌寒走向和解的行业背景是,BTC价格自2021年十月底开始强势上涨,从11000USD飞速突破2万、3万、4万USD,并在2月16日站上5万USD大关。受此影响,BTC矿机一机难求,价格也水涨船高。
北京比特为吴忌寒与詹克团在2013年十月一同创建的公司,此后为了国外上市还搭建了国外控股结构。具体来看,通过注册于开曼群岛的比特国内科技控股公司(BitMain Technologies Holding Company,以下称开曼公司,即拟上市主体)全资控股注册于香港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简称香港比特),再由香港比特全资控股北京比特。现在,北京比特主要负责研发与管理。据此前比特国内香港上市文件披露,詹克团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率为36%,吴忌寒持股20.25%。
吴忌寒的“政变”
作为过去的战斗伙伴,詹克团和吴忌寒曾长期担任企业的联席董事会主席兼联席首席实行官,以“双CEO”模式一同管理比特国内,负责公司整体方案规划及业务方针,两人携手走过初创时期的风风雨雨,也一同见证了比特国内的一路崛起。
詹克团拥有经验丰富的技术背景与15年的集成电路行业管理及营运经验,曾半年内开发出BTC第一代矿机,被叫做比特国内的“技术大脑”。吴忌寒精通市场和金融范围,具备多年数字货币行业的经验积累。
但双方的路线分歧也在2021年的BTC熊市与比特国内赴港上市失败中日渐显现。传说芯片出身的詹克团倡导把挖矿积累的算力优势运用到人工智能范围,将公司转型成芯片制造企业,而吴忌寒期望扎根数字货币范围,开发新矿机,并重仓比特币现金。
2021年3月26日,比特国内发布内部信宣布结束“双CEO”模式,詹克团仍为公司董事长,吴忌寒则担任公司董事,“退居二线”。仅7个月后,吴忌寒在詹克团出差之际发动“政变”,通过股东会免去詹克团香港比特的实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身份,并由自己出任新的法定代表人和实行董事。
2021年11月7日,詹克团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在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更换法定代表人”,并表示将拿起法律武器,重回比特国内。
自此,比特国内的控制权之争拉开帷幕。詹克团通过股东大会、法律起诉等各类渠道试图反击。
詹克团不只在2021年12月9日的股东会议上提出要罢免公司全体董事并选举其为唯一董事,但遭拒绝,同日还向福建福州长乐市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比特国内持有些福建湛华智能科技公司(下称“福建湛华”,境内销售中心)36%的股权份额。
另据彭博社报道,詹克团于2021年12月提交传票,需要开曼群岛法院撤销股东大会上的决定,该次股东大会使他丧失了对比特国内的控制权,取消其原有些每股10投票权,改为每股1投票权。
2021年1月2日,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刘路遥同时出任北京比特经理,吴忌寒仍为实行董事。詹克团则借此机会于2021年2月12日向北京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撤销此次变更并恢复其为法定代表人。
2021年4月28日,北京海淀区司法局作出准许撤销的决定,比特国内法定代表人之位第三回到詹克团手中。
内斗升级与短暂言和
詹克团和吴忌寒的斗争曾一度白热化,从“抢办公室”到“抢公章”再到“抢公众号”。
2021年5月8日,詹克团方在北京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二楼52号窗口领取营业执照时,营业执照被吴忌寒方刘路遥带领的职员抢走。
2021年5月27日,詹克团发出一封《解除劳动关系公告》,以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身份,解雇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刘路遥,解雇缘由为组织、策划并参与了抢夺营业执照事件。彼时,公告中未盖有公司公章。当天,彼时吴忌寒控制下的比特国内公众号“比特国内科技”也发布声明表示,詹克团无权以公司法定代表人、实行董事或经理的名义从事任何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向公司职员发出公告、函件、指令等。声明还表示,企业的公章现在合法有效,并未作废,且由公司合法学会并妥善保管。
据当时现场视频显示,2021年6月3日下午,詹克团带领一队职员撬锁强行进入了北京比特坐落于北京奥北科技园的大楼。当天,詹克团则在朋友圈和个人微博发布了公开信,证实已于6月3日回归北京比特办公室,还发布声明称示北京比特旧章作废,启用新章。而“比特国内科技”则表示詹克团涉嫌伪造公章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仅6日后,“比特国内科技”忽然发布《关于启用新公章并作废旧公章的声明》,内容与此前詹克团发布的声明一致,并且此前发布的所有声明均显示已被删除。这意味着该公众号控制权已由吴忌寒变更为詹克团。吴忌寒方则将宣发转移至比特国内官方网站,次日声明称2021年6月十日“比特国内科技”登录状况异常,当日发布内容信息不真实,并不是北京比特真实意思。
詹克团和吴忌寒双方也曾短暂握手言和过。
2021年6月23日,“蚂蚁矿机ANTMINER”表示,本着为比特国内负责的原则,两位大股东派出代表,在热心股东和热心第三方的帮忙下,就公司生产经营等基本问题进行了磋商,并初步达成了共识。
但几日后,该公众号就删除去此则通知。
2021年9月15日,比特国内开创者之一吴忌寒控制下的公众号“蚂蚁矿机ANTMINER”发布通知称,北京比特已于9月14日重新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领取了公司营业执照,营业执照载明吴忌寒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
这意味着,吴忌寒重新上位。但此后,双方走向和解的消息也渐渐传出。
行业老2、老三已成功上市,比特国内能否赶上
历时一年半,作为全球第一大矿机制造商,比特国内这场备受瞩目的控制权之争终落下帷幕。但不能否认的是,内斗给比特国内带来了巨大的内耗。
特别是在2021年5月后,詹克团重掌北京比特,吴忌寒退守香港比特之际,双方各有倚仗,致使矿机订单一度受阻。彼时詹克团学会了比特国内负责矿机生产管理及中国采购的公司——深圳世纪云芯科技公司(下称世纪云芯)。世纪云芯的上游芯片提供商则为负责国外销售、采购等业务的香港比特。香港比特不提供芯片,则世纪云芯没办法给顾客发货。吴忌寒还学会着北京比特的IT和财务。
现在,结束了内耗的比特国内能否重新上路?
比特国内向媒体表示,比特国内集团将会继续秉持着“聚焦算力芯片,被人类数字世界更美好”的愿景,2021年,比特国内集团上下将努力维持人心思齐、人心思进、人心思干的环境,不断地加强研发投入,精进职员分工,健全业务模式,达成稳中有进。
在上市进程上,比特国内回话媒体称,比特国内的上市计划正在有序进行中,有关进展将会根据正常步骤准时披露。
“上市前大家将会综合考虑公司进步需要、股东资金投入者利益、上市适应性、产业进步等多项原因,选择一个对资金投入者和市场负责的、比较合适的上市策略。”比特国内表示。
现在,行业老2、老三嘉楠科技(NASDAQ:CAN)和亿邦国际(NASDAQ:EBON)均已成功登陆美国资本市场。2021年11月21日,嘉楠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9USD,成为全球首家上市的区块链有关公司。2021年6月26日,亿邦国际也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发行价5.23USD,募资额1.0075亿USD。
而2021年十月以来的BTC牛市也为这两家上市的矿机制造商带来很多收益,嘉楠科技股价一度最高达到25.78USD,较发行价上涨186.44%。亿邦国际股价一度上涨至13.70USD,较发行价上涨161.95%。(澎湃新闻)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